• 南華大學
  • 花蓮聯合豐年節

鐵人夢語-失焦的古今之爭

2017-08-29

中國時報【李萬吉】

近日教育部召開課綱審議會,先前傳出國文領域可能再降低文言文比例的問題,再次引發爭議,中研院院士和三百多位國文教師紛紛連署對此發表沈重建言,輿論多批評這是政治考量凌駕課程專業的作法,讓課審會備受壓力,只好再延後討論此爭議。

高中國文課到底該上多少文言文?不同角色有不同的看法,本來就難有定論。從課綱修訂的過程來看,若要刪減原有的東西,除了因為原有的不好或不需要外,還要確定有更好和更需要的新內容。因此該討論的是更改理由和替換內容,若只是像設定業績目標似的喊一個比例,課綱就容易淪為意識型態和政治角力的工具。

語文能力是各種學習的重要基礎,這點無庸置疑。然而從現今的國語文學習來看,文言文的比例應該不是問題核心,真正影響學生語文能力的,是國語文教學方法和學習方式,而非教材內容。過去在考試領導教學的常態下,文言文的學習多在背誦,學生對古文學習的感覺是枯燥乏味,無法真正感受古文之美,更難建立對國語文學習的興趣,甚至影響該有的語文能力發展。

既然是課綱的議題,就該回歸課綱的國文學習重點,尤其新課綱所強調的核心素養,無論是自主行動、溝通互動或社會參與等面向,課綱中對核心素養具體內涵都有清楚說明。無論文言或白話,文本只是協助學生建立核心素養的媒介,而非該科學習的最終目的。當學生有足夠的素養,語文學習也不會只侷限在幾篇課文當中。

新的教育思潮更強調突破教室和教材的疆界,當教育創新的芬蘭已開始走向跨領域的主題式課程架構,我們卻還在爭論那百分之十幾的文言文比例,這是更需要憂心的問題!

(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)